山村踏雪行


山村踏雪行 


作者 | 青竹客


刚过完年,喜庆的韵味还没走淡,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就来了。从初六开始,这新年的第一场雪,来头大,下时长,仿佛把一个冬天的雪都堆积而来。丈尺厚的积雪遮掩了年的味道,显得冷淡清凉。

 

雪中的世界是美丽的,洁白和纯真的景色,素装淡雅的风情,一个山村,一个迎接风雪的日子,还有一个行路的人。北风呼啸,飞雪满天,六角凝成叶形,片片层叠,堆砖砌玉,萦柔白亮,通透明了。雪片粘柳掠袖,堆满额眉,开合间眼带乡愁,亦嗔亦喜。是谁用风雪作画,淡素相宜;是谁面带沧桑,染满了衣发;是谁在山间种梅,花香四溢,梅雪绽放。此时群山挺拔;此地水村环绕;此景风雪迷人。那山披绒装;那河渐凝固;那村冒炊烟;那风吹不皱。风过雾开,雪洗单一色,改变旧貌,暂换新颜。

 

崎岖路,雪留影,转过一弯,绕过一河,几间屋舍房檐,篱笆围绕的庭院,落雪可闻。这时候片片雪花轻洒在屋前干裂的庄田里,滋润着,渴望着,春天里的故事。也许快到春天了吧,这场风雪过后终将不会存留太久。是昙花一现的美丽;是烟花燃放时的凋零;还是冬春交替,时令变迁的惊鸿一瞥。风雪埋没了冬天,埋没了好多记忆,雪路难行,穿过围栏,是谁在这早春里填了一笔纯白。

 

正月里的年,在雪中沉默了,变淡了。这个世界仿佛感受到大雪的影响,走亲访友,拜年上班的路人,一时都失去了身影。雪中的大山,那一缕思绪还在迎风招摇,远看满天絮絮雪花,柔柔转转的随风钻进迷雾,遮住了山和路,遮住了双眼,再也看不见远处的景像。听着脚下,“嘤嘤嚅嚅”的踏雪声,入耳柔肠,别有韵味。望故乡,风带残魂,几次梦回,颇多留恋;不曾想,如今回家却是雪洗清白,两袖清风,忘掉烦忧。回想人生路,虽拼来少许功名,却是碌碌无为,空度光阴,不如在风雪中停留,暂住三间厅堂瓦粒中,心安才是归处,静好就是新年。

 

屋下隔窗远眺,有点凉,有点冷,还有点新奇。纯白的光,映着自己瘦瘦弱弱的影子,就像风中的雪花,轻于鸿毛,却随风而动,四洒于桑田,滋润着万物生机。远处的树林,发梢上堆满了风雪,四周的枯蒿衰草都已经沉埋,留下了一地苍白的思绪。此时,你不由的敞开心扉,让心情随风随雪而落,填满沟渠,抹平世间坎坷。

 

回望,村中细长的小路上,来时深深浅浅的脚印渐渐被飞雪覆盖,不留一点痕迹。这时候人们都变的懒惰了,一家一户,一山一村,都失去了往日里鸡鸣狗叫的繁华。家家紧闭门窗,隔绝冷气,或躺或坐的农家人,反复要把那去年的辛劳睡个通透,休个彻底。电视上,新闻里,播报着风雪中民航,铁路,高速都停止了运行,出门访友或者回程上班的行人被阻隔在远方。这样的天气,谁能不为天地自然变化而感叹,谁能不为新一年的工作而着急,那迷雾重重的村庄里又有几个人能睡的踏实,能睡的安稳?想这年复一年的忙碌,为的是团圆而爬山涉水的远行,想着是年复一年渐渐老去的童心,留下的是多了皱纹,满了沧桑的印痕。盼得是新一年能否风调雨顺,能否有五谷丰登的收获,能否事业有成,工作顺心......。

 

一个人,一座大山,一个村庄;在风雪中,一切不去再想,一切随遇而安,就似一片片雪花,飘落,融化,然后归于自然。驻足雪中,心也跟着纯净了。古庙口嗅着香火的味道,又一场瑞雪兆丰年。雪地上一群小孩欢声笑语,年味在他们身上有一种放大的感觉。我信步由缰的在村间徘徊,欣赏着雪景,弯腰抓起一团,滚成圆圆的蛋;仿佛又回到小时候,与孩子们堆雪人,打雪战。

 

也许等雪后的晴日里,看这银装素裹的世界,心情也会随着晴天而开朗些吧。那时候阳光下,地上的一切积雪都将要化为流水,融于桑田,滋润千花万草,让枯木逢春,让干河水流;那时候岁月静好,春暖花开,景色宜人。就让我在大山的思绪中等待着,等着渐渐老去的那一天来这山中栽花种菊,修身养性,过着采桑耕田的生活,无忧无虑,怡然自得。

 

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

很抱歉,您暂时无法发布评论。需要 登录 后才能发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