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样的年龄,都不必认输



1


王朔写过一篇文章,标题很调皮,叫《唯一让我欣慰的是,你也不会年轻很久》。


他说自己永远活在25岁。直到有一天,看到一个很心动的姑娘,心里第一个念头竟然是:“这个姑娘对我来说会不会有点小?”这时,他才觉得原来在爱情面前,要服输。


我也是一个对年龄特别不敏感的人,从没有给自己设置过任何年龄限制。觉得年龄这东西,除了在某些极限运动或者爱情里面的确起到一条线的作用,对于人生大多数事情,年龄都不是问题。


即使大公司招聘,“35岁以下”的要求下面,也常常跟着特殊人才可放宽限制。更何况,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把自己活成了U盘,即插即用,不依托于哪个公司哪个组织,生活方式已经拓展到不开公司却做自己的老板。


我曾遇到一个26岁的姑娘,她的目标是30岁以前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与事,然后相伴一生。


“如果30岁还没找到,我就认输,随便混了。”她的手指尖在茶杯的杯沿处一圈圈划过,仿佛那里面藏着一个慈悲的救世主,可以因为貌美如花的撒娇,而将一颗许愿星交在她手里。


我忍不住回想自己的30岁,如今我爱的人与事,都不是在这个年龄之前搞定的。我将自己最宝贵的二十多岁浪费在一间暮气沉沉的国企里,但这丝毫没有妨碍我在30岁之后奔赴新生活的步伐。


像张爱玲说的“出名要趁早”,在30岁之前,获得名气与财富、爱情与婚姻,知道自己要什么、能做什么,当然是一件好事。然而,你又怎么知道你是否是另外一种人:适合在30岁之前走得慢一点,积累足够的勇气,30岁之后迈出坚毅沉稳的步伐?


2


关于年龄的紧迫感,每个人都有。当你发现主管比自己年轻,风投开始青睐90后,在你出生那年创立的品牌90%已经灰飞烟灭,你会觉得时间像被一下子偷走,而不是一天天过完的。


然而,因为年龄的紧迫感而给自己设置做某事的年龄上限,并不会因此让时间放慢脚步,只会增加更多的焦虑。


这不是为自己负责,而是对岁月撒娇。我想起我4岁的小女儿,每当她担心我不答应她某件事,就会说,如果你现在不答应我,以后给我我也不要了。


既是撒娇,更是因为没把握与怕输,所以要划一条年龄的线为自己遮羞。无论这条线划在30岁,还是40岁,所显示的都是你既放不下又没信心。


20岁的时候,我特别想让男朋友送我一条缕空花纹的围巾,当时在商场看到,价格不菲。30岁的时候,我鄙视一切缕空与蕾丝,深深为它们身上的廉价感震惊——我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我的身材再也无法穿着这样的服饰,享受身后男生的指指点点:哇,这女孩身材真好。


人在每一个年龄段都会放下一些东西,这样的放下,与输赢无关。它是对自我需要更加具有自知之明之后的选择。


3


生活不易,人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呢?当你发现,有许多衣服已经不再适合你,与其悲伤岁月是把杀猪刀,不如欢喜地认为自己的品味果然随着岁月的积淀突飞猛进。


你不再是一个随便的姑娘,不再随便换个工作,随便买件衣服,随便谈一次恋爱……这不代表你老了,而代表你终于有选择的资格与能力。与年轻相比,选择权更重要。


人的一生,是在不断与自己做生意,无论什么年龄,我们都不能做赔本的买卖。当你决定,或者身不由己地要放弃一件事,一定要拿出等量的得到来交换。


放弃事业的奋斗,就要交换生活的安稳,在业余爱好中获得成就感;放弃爱情的追逐,就要交换一个人的清静、自足,或者为婚姻而婚姻的现世安稳;放弃稳定的工作与生活,就要交换十分的努力,去成就一个时刻鸡血在线的人。


4


对于一个忙着与上天讨价还价的人来说,什么年龄应该认输,这真是个难题。


只能说,什么年龄,都有得到与失去。不要为失去的而悲伤,以为那就是年轻时的光耀;更不要因为失去,而将你并不看重的东西加持了宝贵的光芒。


失去的留不住,得到的最重要。


当息影多年的山口百惠,拿到日本最高规格拼布大赛的奖项,她不是大明星,而是一个可以安静下来,与宁静、耐心作朋友的女人。你很难说清楚,究竟是做大明星还是作拼布的主妇更幸福。


或者所有这些,只是一个幸福的人的不同阶段。幸福就像一壶茶、一碗汤,当你喝完了一碗,就要期待下一碗。人与人之间的区别,不是谁能永远年轻,而是你在怀念上一碗,还是期待下一碗。


愿我们永远做期待下一碗的人,满怀热情地投入更加得心应手的新生活。如此,什么样的年龄,都不必认输。


作者:艾小羊,代表作《我不过无比正确的生活》,微博:有个艾小羊


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